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这是一个好消息,令林星不由得就感觉很高兴,不过,消息好是其一,另一个好消息才是林星真正重视的。

    那就是中级卡池的开放。

    根据比克的提示,林星知道了,那位苏曼窈身上的‘不可思议’终于要沉不住气了,只需要等待时机,就能抓获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他就能开中级卡池了,也不知道中级卡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……

    夜深了,今天休息一晚上,明天就要再次启程,大概晚上就能到。

    顾云迎却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她起身,走到门口轻轻叫醒了小金,打开门出去透透气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守夜的人是孟泽和夏禹其。

    顾云迎打了个呵欠,走在深夜的冷风中,她穿着蛇皮的装备,手脚有一部分露在外面,,被风一吹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耐寒不是不怕冷,而且耐寒想升级,只能不断的把自己暴露在寒冷中承受寒冷。

    不知道该去哪儿,不知道该做什么,就是顾云迎现在的状态。

    在末世挣扎着的幸存者,回到最初反倒无法适应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很少会忧天悯人,虽然确实有点无所适从,但是顾云迎还是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。

    那就是关于自己的能力的正确使用方法。

    人可以获得特质,食物却没办法获得,况且末世降临,天下大乱,各种加工厂都停了。

    所以有些东西,吃一点少一点。

    再加上暑季的高温,一年过去以后,基本上没有食物可以保存,人们想吃东西,只能靠末世后的物资。

    顾云迎不是个好人,或者说,她不拥有正常的三观,也没有道德观念,她原本没经历末世的时候,就是一个对于“亲戚”和“尊老爱幼”不理解的人。

    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自私自我。

    家里逢年过节的走亲戚,顾云迎一次也没去过,有人来她家里,她心情好还会多坐一会儿,基本上都是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——因为没有用,为什么要交好?

    这是顾云迎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,对这个问题做出的回答。

    朋友特别不理解:但是那是亲戚朋友吧,怎么能说没有用这么评价呢?

    顾云迎表现得比她更不理解:没有用就是没有用,哪有那么多奇怪的问题,就因为是亲戚朋友就可以摆脱没有用的说法了吗?不能的。

    朋友:那你以后遇到自己不能解决的事情怎么办?

    顾云迎:没有我不能解决的事情。

    朋友:不可能,总有你不能解决的,需要求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顾云迎:到了那一天,哪怕是死我也不会求人,不要再讨论这么奇怪的问题了,一点意义也没有,没有用就是没有用,都是平民百姓,难道我拼尽全力也解决不了的问题,所谓的亲戚就能轻而易举的解决?

    朋友:你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顾云迎:难道不是吗?而且我不认为我的生命里会出现我无法解决,别人却能替我解决的事情,不会有人这么好心的,我不相信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。

    朋友:……哪怕是我?

    顾云迎:知道就好,说出来干嘛。

    最后当然是无法苟同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她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孟泽有些担心顾云迎的安危,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个人出来了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顾云迎摇摇头:“没关系,你回去吧,我有些想一个人走走,这附近的危险不是已经清理干净了吗?”

    见孟泽还想说什么,顾云迎抿唇笑了笑:“放心吧,我又不是真的手无缚鸡之力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见顾云迎坚定,孟泽也没办法,只在她手里塞了一块玉牌,说道:“那你自己小心,有危险就摔碎这个牌子,我们会尽快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劝说顾云迎,并不是不在乎顾云迎的安危,而是,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顾云迎就好像游离在群体之外,并不能有人靠近她真正的内心,所以孟泽知道,自己怎么说,顾云迎也不会动摇的。

    得到了短暂的可以一个人透气的时间,顾云迎往外又走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坦白来说,她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攻击力,但是,也不尽然不能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系统给的职业是辅助类型的,但是顾云迎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没有能力的。

    尤其,是末世降临后,天赋能力激发,那和系统给予的职业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走远了,远离了熟悉的人,冷风吹在脸上,顾云迎觉得自己好多了,她并不社恐,但是依旧有些不习惯那样密切的和别人在一起的生活。

    让她觉得恍如隔世,又恍然如梦,非常不真实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踩着脚底下的雪层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,顾云迎浅浅的咳嗽了两声,停下了脚步,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踩雪的声音却没停。

    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顾云迎机警的转过头,却在看到来人的那一刹那愣住了。

    顺着雪层而来的,还有弯弯曲曲缠绕着一层又一层的绿色植物藤蔓,直接扣住了顾云迎的脚腕,很细,一下子就能挣脱开,但是顾云迎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来人的声音温柔而有感染力,他身后其他人也跟着逐渐显露了身影,一行有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顾云迎笑了笑,然后抬抬脚腕,“这是谁的能力?请把它拿开。”

    墨予白冷淡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某个身影,那缠绕着顾云迎脚腕的菟丝花啪的一下子就断裂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就枯萎在了雪中,焦黄焦黄的,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烧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,”墨予白对着顾云迎则是清浅而又温和的笑,“只有你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顾云迎眨眨眼,垂下眸子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看来不是。”墨予白的笑容依旧维持不变,但是深深了解他的顾云迎又怎么会不知道,他不悦了。

    “宫婵月呢?”顾云迎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墨予白对于她这个问题有些诧异,不过还是回答了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死了,顾云迎没问,宫婵月既然会死,大概和上辈子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很关心她?”

    墨予白的感觉真的很敏锐,顾云迎心想,但是脸上依旧是不变的神色:“只是发现她不在。”

记住手机版网址:966xs.com
上一章 目录 强烈推荐 下一章